我们不是大师,但大师肯定有过和我们类似的成长历程,就像每个人都曾年轻过一样!在艺术的星空中,也许我们并不耀眼,但至少有自己的光亮。我们决不做一时灿烂的流星!
 
 
 
· 画家赵无极去世
· 达·芬奇“入镜”《最....
· 黄轶群 艺术从不拒绝....
· 观音艺术形象赏析
· 91岁画家赵无极痴呆....
· 2012马爹利非凡艺....
· 佳士得赝品案败诉:将....
· 鉴定齐家玉,我们该信....
 
 
当前位置:首 页 -> 新闻广角
站内搜索:
 
黄轶群 艺术从不拒绝歇脚的人
更新时间:2012-8-20     点击次数:29098

来源:广州日报

匆匆而过,和艺术邂逅一把也不错

收藏的就是一份美好的心情

宁静的逵园处处有风景

黄轶群

      艺术就在不经意处凝望你。
      让当代艺术展览邂逅东山老逵园
  怎样才能让历史老建筑重新焕发生命力?答案或者是:让当代艺术走进来,并逐渐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位于山口、有着90年历史的逵园就是这个想法一个绝佳的印证。从今年初开始,这里就被黄轶群等4个年轻人改造成一个艺术馆。在这个充满生活气息的居民区里,他们把珍藏了近10载的艺术梦变成现实,落地生根。来艺术馆参观的居民热烈的反应也让他们欢欣雀跃。最保守估计,他们的艺术馆已经不会再为生存而苦恼。
  缘起:
  高中四友相约艺术路
  逵园艺术馆的主人黄轶群告诉记者,要把这栋老房子改造成艺术馆的概念萌发在一年前。当时,他接连在澳门和上海世博会做过展览工作回来不久,在广州某公司上班,拿着一份还不错的薪水。但人总是不能拒绝更好的生活,黄轶群希望施展自己的才华:“拿着不错的薪水并没有让我快乐,所以我要实现从小的梦想,走艺术道路。”
  那时候,他找到了另外3个合伙人,他们全都是外行,各人打着自己的工,但4个年轻人就是计划着要一起干一件事。缘起9年前,他们在高一时的艺术梦。当时,其中两人就已经在日记里写下要创建艺术馆的想法,4个少年甚至都开始策划起了具体的细节,“现在想起来,我还真是超乎年龄的成熟。”但是这个梦,随着他们高中毕业、去了不同的大学而暂时搁置。
  工作后,他们又重聚了,机会降临。经过仔细的调查,他们认为,相比北京、上海等城市,广州在当代艺术方面还是落后的,那正因为起步慢,市场潜力也更大,几个热血青年对这个领域很有信心。黄轶群本人干脆辞掉工作,专职经营艺术馆,谈及这个选择,他淡淡一笑:“估计一般人都不能理解吧。”
  雀跃:一年内的展期都满了
  艺术馆开门迎客了。黄轶群又担心:会不会门可罗雀呢?事实上,情况比他们预计的好多了。“我们原来担心即便有观众,但大家也会看不懂,或者就是看完就走,不会有太多反馈。没想到,现在不光年轻人,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对艺术的认知程度,比我们想象中要好很多,支持我们的人居多,也让我们更有信心去做这件事。”
  这个局面不是偶然。在黄轶群看来,彻底下水之前,先要用脚试试水温。最大的表现就是,策展上在不断地往更合理的方向迈进。4个人专业背景相异,但默契度很高:分工明确,守土有责,互不越权。一个人负责市场,一个人负责宣传推广,黄轶群和另外一人负责展览和找艺术家的合作。在整个过程中,大家没有出现过意见分歧,并对于发展的方向有充分的共识。
  黄轶群说,当初他最坏的预计是,艺术馆维持不了几个月就关门大吉了。但目前的情况是,无论是雕塑、漆艺、摄影等各种门类的展览都可以吸引到不同的观众。
  虽然是新开的展馆,但黄轶群说,他们今年的展期已经排满了。“我们并不刻意请大牌艺术家,但应约而来的人必须有艺术造诣,作品有价值,广州每年培养出这么多艺术人才,确实需要我们这样的平台来推广他们。”
  缘分:
  作为第一步,选址至关重要,他们奉行的原则是:“艺术融入生活。”因为在欧洲,顶级展览馆、博物馆基本被安置在人口集中区,艺术效应能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从一开始,他们就定位找“独栋别墅”,希望有一栋合意的老建筑可以拥有艺术氛围。
  遇到逵园也是一个缘分,那时他们经常在东山口边走边看,逵园就这样闯进了他们的视线。这座楼原由旅美华侨马灼文所建,建筑面积660多平方米,是东山洋房中的5大名园之一,庭院遍植翠竹、蒲葵、花草。主楼坐北向南,楼高3层,外观方正。顶楼上方是突出的拱门楼,其上醒目地塑有标志着建造年份的“1922”字样。这正符合他们心目中的欧洲艺术馆的样子。
  可是,当时这座房子已经被闲置了十多年,有专人在看管。怎样才能说服房东,黄轶群说,他用了足足半年时间反复游说业主,幸而谈判还算比较顺利。
  “把这个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的老房子以艺术的形式展现出来。”这是黄轶群和他的朋友的想法。逵园是广州第一家私有但对外开放的文物,按照相关法律法规,任何人和机构在未经批准的情况下不得破坏文物的结构,所以改造逵园时,建筑的外观和内部都得到了最大限度的保留,仅在保护和融入艺术元素的设计中下了工夫。
  他拥有了自己的幸福
  相信无数人都会羡慕黄轶群这样的年轻人,我也不例外。可以不为生计奔波,而是全力以赴向自己的梦想出发。就像热播的《北京青年》里的主角们,能够放开现实的羁绊而能重走青春路。当然,这一切都是有条件的。黄轶群就很幸运地有一对支持自己的开明父母,有相当的经济来源,还遇上了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聊天中,“感谢”是他用得最多的词,记得前阵子微博上流行这么一句话:“什么才是幸福?就是有几个知心朋友和快乐的家庭。”笔者深深地感受到,此刻的他拥有了自己梦想中的幸福。
  绿树映掩着古朴的红砖墙,配合着白色廊柱、赭色门窗、钢筋窗花,沧桑的逵园虽然数易其主,但依然不失当年古雅的风韵。一楼客厅的壁炉静立一隅,仿佛散布着近百年前的温暖;楼面地板的拼花阶砖令人遐想蹁跹;木质楼梯、扶手的纹理仍然清晰可辨,让人感受到昔日主人手中的余温;二楼正厅对开的大露台凉风习习,阳光明媚,最容易让人慵懒地消遣午后的时光……那天,暴雨刚过,笔者就坐在这样一栋房子里,这样一个阳台上,听一个叫做黄轶群的年轻人叙说他的激情、梦想和艺术。他说:“年轻人不是就应该洒脱一回吗?至少不能到老了,回忆时再感到后悔。”
  真心希望,他的梦想最终落到这粗糙的地面上,演绎出一片新绿,又或者是一段清新的旋律。
  惊喜:老房子有了新的生命
  身处人流交织的巷陌之中,逵园不知不觉地成为了街坊们的关注焦点。实际上,到目前为止,很多看展览的人多半是冲这栋房子来的,有的人原本已经移民国外了,还专门跑回来瞅瞅。最有意思的是,散步的大爷、买菜的大妈、接送小孩放学的老人都会经常过来看。对此,黄轶群表示欢迎:“艺术馆首先得有人气,我们不会介意你是穿着短裤和拖鞋来吹空调的街坊,还是恰巧路过进门来歇脚的人,因为艺术本来就不会拒绝人。”
  让黄轶群更高兴的是,不少观众表示,来参观多了,无形之中感受到了艺术的氛围,觉得自己离艺术近了。不少附近的居民已经成为了这里的常客。对于这样的结果,这帮年轻人觉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老房子有了新的生命,当代艺术是让房子焕发出新的生命力的重要因素。”
  黄轶群分析说,现在的艺术市场有两个极端,一是动辄上百万元、有钱人才能够收藏和把玩的一些艺术品;二是像一些艺术品杂市,摆卖的纯粹是家居装饰用的价值不高的艺术品。但两者之间,却仍然存在很大的中间地带,“像在国外,很多人买艺术品就像买一个家居摆设一样,艺术品有自己的升值空间。”他觉得,像自己这样70后、80后的有一定经济能力的人,并且追求个性,就有这个潜在需求。
  未来:期待小朋友也成为常客
  目前,在展览内容上,黄轶群试图在商业和学术之间取得平衡。“我们考虑在一定的学术基础上,跟市场相结合,让展览不会让你有在博物馆看展览,看完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留在心里,或者是觉得艺术跟自己的生活关联性不大的感觉。我期待,艺术能成为一种生活方式、态度和习惯。让来参观的人为了爱好而去购买这些艺术品,我们要吸引小众中的大众。”同时,他非常期待有更多的小朋友能到逵园参观,进行必要的艺术教育。
  谈到预期,黄轶群希望3~5年的时间去培养一个成熟一点的观念和消费市场。“可能看起来有点短,但我们也算蛮幸运,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区域的人群比较富裕,他们会真的掏钱购买艺术品,或珍藏或送给朋友。”但显然,面对良好态势,他们也做了长远投资的准备,“真正的实际收益进度还是在我们预想之内的,只是说无形的力量多了。”
  不过,实现收支平衡或者盈利仍然需要时间。“十年总可以了吧,只要别跌破自己的底线,我们会想办法维持它的。”黄轶群说。

 

[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仅属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电话:020-81990660 版权所有:中华美术出版社 中国美术视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