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大师,但大师肯定有过和我们类似的成长历程,就像每个人都曾年轻过一样!在艺术的星空中,也许我们并不耀眼,但至少有自己的光亮。我们决不做一时灿烂的流星!
 
 
 
· 画家赵无极去世
· 达·芬奇“入镜”《最....
· 黄轶群 艺术从不拒绝....
· 观音艺术形象赏析
· 91岁画家赵无极痴呆....
· 2012马爹利非凡艺....
· 佳士得赝品案败诉:将....
· 鉴定齐家玉,我们该信....
 
 
当前位置:首 页 -> 新闻广角
站内搜索:
 
91岁画家赵无极痴呆 儿子告法国继母滥欺弱者
更新时间:2012-8-6     点击次数:4630

来源: 成都商报(成都)

人物

      赵无极油画《10.1.68》以6898万港元天价被拍
      2005年5月,香港佳士得“20世纪中国艺术及亚洲当代艺术”拍卖会上,赵无极的作品《1985年6 月至10月作》三联画被买家以1800万港元拍得,创下当时华人油画拍卖的世界纪录。
      2011年10月,香港苏富比“20世纪中国艺术专场”上,《10.1.68》以6898万港元被拍下(右图),刷新赵无极个人拍卖纪录。
      2012年4月,还是香港苏富比的“20世纪中国艺术拍卖”专场上,总成交价前10名的作品中有6件是赵无极的。
赵无极,一个响亮的名字,一位艺术大师的名字,一个在各大拍卖会上意味着天价的名字。这位自上世纪中叶便远渡重洋,并最终定居法国的中国抽象绘画大师,以其中西合璧、极富国际视野的抽象油画享誉世界。然而,成都商报记者日前却获悉:这位91岁高龄的艺术家近年不幸患上了老年痴呆症,生活起居及与外界的联系,全部掌握在他的法国妻子弗朗索瓦·玛尔凯手中,其中也包括他价值连城的大批画作。因不满继母对赵无极的“控制”,并担心继母将父亲的画作据为己有,赵无极的独子赵嘉陵日前已向巴黎地方法院递交诉状,打起了“夺父之战”。
      赵无极独子:91岁父亲被迫“搬家” 起诉继母“滥欺弱者罪”
      据法国《费加罗报》报道,著名画家赵无极去年秋天正式离开他已经生活了六十多年的巴黎,前往瑞士,在日内瓦湖边住下。一同前往的还有他第三任妻子、法国策展人弗朗索瓦·玛尔凯,以及400多幅、价值数十亿人民币的珍贵画作。
      在此之前,赵无极的独子、画家赵嘉陵已经于去年5月底以“滥欺弱者罪”在巴黎提起诉讼,称赵无极的迁居是弗朗索瓦为了获得赵无极画作所有权而一手策划的,并未征得赵无极同意。
      这已经不是赵嘉陵第一次和弗朗索瓦打官司———早在去年3月,弗朗索瓦宣布他们将去瑞士小城杜利疗养后,赵嘉陵就已经提起诉讼,希望法院判决父亲已从法律意义上“丧失行为能力”。只有如此,他才能合法地探视父亲,并在遗产继承方面获得法律保护。
      很快,趁着弗朗索瓦没有在巴黎、赵无极也还未迁居瑞士前,法院为赵无极做了精神鉴定,并于去年3月21日得出结论:因为老年痴呆症的影响,赵无极“完全没有作出迁居瑞士决定的能力。”
      当赵嘉陵随后向巴黎检察院提起司法监管和保护赵无极的要求时,巴黎检察院发现赵无极已不在法国境内,拒绝了赵嘉陵的司法监管和保护要求。今年7月初,巴黎检察院正式接受了赵嘉陵“滥欺弱者罪”的起诉,着手调查,同时法国警方以刑事案件介入调查。
      赵无极妻子:“搬家”有利于赵无极健康
      值得一提的是,来到瑞士后,今年3月,弗朗索瓦以赵无极的名义成立了一个艺术基金:“赵无极基金会”,这使得她有权处理和出售所有在他们手中的赵无极作品。曾任巴黎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的弗朗索瓦,自从1977年与赵无极结婚后,便一直参与赵无极画作的营销。
      在赵嘉陵起诉的同时,弗朗索瓦也向瑞士检方提出司法保护赵无极的要求。据悉,弗朗索瓦还邀请前日内瓦律师公会会长、“赵无极基金会”成员兼赵无极好友马克·博南成为赵无极的共同监护人。在提出司法保护要求时,弗朗索瓦的律师并未提及赵无极是否真的丧失决定能力,只称赵无极患有老年痴呆症,并以涉及个人隐私为由拒绝过多回答。
      据弗朗索瓦透露,自己与赵嘉陵通过邮件交涉,对于携赵无极前往瑞士定居的决定,弗朗索瓦给出的解释是:这个决定是希望为赵无极在瑞士找到一个有利于健康的生活环境。
      弗朗索瓦还驳斥赵嘉陵说:“你指责我倒卖你父亲的画作,损害了你父亲的画作和权利,但你为何不想想,你父亲何尝不是靠出售画作为生,得以支付看病的巨额开销?卖画不过是一种正当手段。”
      赵无极婚姻之路坎坷 “曾对我说,这段婚姻并不快乐”
      赵无极1921年生于北京,自小天资聪颖的赵无极14岁时便进入著名的杭州美专学习,师从林风眠。1948年赴法国留学,并定居法国。在画坛取得巨大成就的他,婚姻之路却十分坎坷。1973年,赵无极认识了弗朗索瓦,两人于1977年结婚,这是他的第三段婚姻。在赵无极晚年的生活里,弗朗索瓦包办了他的一切。每当别人问起有关赵无极一些展览、画作销售方面的具体事务时,赵无极就会说:“问弗朗索瓦,我不懂。”
      获悉消息后,成都商报记者也多方了解有关弗朗索瓦的情况。一位法国画家的经纪人向记者透露:弗朗索瓦对晚年赵无极的控制是众人皆知的。“赵无极晚年想捐一些作品给卢浮宫收藏,都被弗朗索瓦阻拦下来;她不仅不让赵嘉陵探视父亲,后期对赵无极许多从中国来看望他的朋友也拒之门外。”
      这一点在陈美琴的好友、香港地区老牌影星顾媚今年6月在报纸上发表的文章《赵无极的深情》一文中亦有提及:“无极曾对我说,这段婚姻并不快乐。听友人说,弗朗索瓦并不喜欢中国朋友,她说她唯一的中国朋友就是她丈夫。这最后一段婚姻好像把他孤立起来了……” 成都商报记者辗转找到了赵嘉陵的邮箱地址,并给他发去数封采访邮件,但截至记者发稿为止,赵嘉陵一直没有回复。成都商报还将持续关注此事。
 

 

[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仅属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电话:020-81990660 版权所有:中华美术出版社 中国美术视界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