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大师,但大师肯定有过和我们类似的成长历程,就像每个人都曾年轻过一样!在艺术的星空中,也许我们并不耀眼,但至少有自己的光亮。我们决不做一时灿烂的流星!
 
 
 
· 画家赵无极去世
· 达·芬奇“入镜”《最....
· 黄轶群 艺术从不拒绝....
· 观音艺术形象赏析
· 91岁画家赵无极痴呆....
· 2012马爹利非凡艺....
· 佳士得赝品案败诉:将....
· 鉴定齐家玉,我们该信....
 
 
当前位置:首 页 -> 新闻广角
站内搜索:
 
人体·中国
更新时间:2012-7-30     点击次数:4374

来源: 广州日报(广州) 

徐悲鸿的素描《女人体》是写实艺术的经典之作

上世纪20年代刘海粟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大胆设置了模特写生课程,轰动一时
 
 
法国雕塑家罗丹的雕像《吻》
 
 
画家吴作人的男人体写生
 
 
 
      常玉是中国早期旅法画家中一个典型的悲剧人物,是一个为艺术信仰而自由创作、成就斐然的绘画大家。他创作的女人体独具特点。
      裸体,尤其是女性裸体,在中国曾经是一个可怕的话题,也是近百年“审美”与“色情”交错混杂互有争论甚至不断遭受打压的对象。
      就百年美术史来说,与裸体有关的有名例子莫过于上世纪初年轻的“艺术叛徒”刘海粟创办“上海美术专科学校”时所发生的“裸体风波”了。因为学习艺术需要画裸体,所以刘海粟就大胆地设置了模特课程;又因为社会风气反对裸体,以为裸体必是色情无疑,加之军阀孙传芳出面干涉,甚至不惜动用权力予以“镇压”,遂使事件迅速传播,成为代表新时代的“审美”与代表旧封建的“道德”彼此尖锐对抗的经典案例。
      其实,比刘海粟举动更早的裸体事件发生在广州,著名革命家、为广州起义收七十二烈士之遗体、民国成立后推动建立黄花岗烈士墓的潘达微,为了弘扬新风,引进西方摄影开设摄影房不说,还以自己的女儿为模特,拍摄裸体照片公开张挂,以推动新风气的形成。只是此事并没有变成刘海粟版的“裸体风波”,更没有什么军阀过来横加指责,所以也就没有构成社会事件,无法广为流行,最后淹没在历史的陈迹之中。
      上世纪初像年轻的徐悲鸿这样的绘画俊才,之所以固执地要出国留学,表面上是去学习西方的写实主义,实际上更多的希望是到人体艺术大国的法国,通过学习彻底掌握描绘人体的技能。今天我们看到的一大批赴法学习绘画的前辈艺术家的作品,其中最为重要的遗产就是他们的人体习画。
      这些人学成回国后当然要开一代新风,让国人认识到裸体的“现代价值”,通过对优美人体的观赏建立符合时代要求的审美原则。在他们看来,人体就是美的象征,裸体艺术是提升大众审美水平的有效题材,和色情了无关系。尽管社会对过度公开裸体艺术始终持有异议,但到新中国建立时,在艺术院校设置模特课程,公开描绘男女裸体,却是公认的事实,没有人对此提出异议。
      有意思的是,此后的社会风气却重新回到某种保守的状态。艺术院校的模特课程,到了60年代中期,已经受到越来越大的指责。我曾在一位当时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的艺术家那看到过一份文件,写作时间是1965年,内容是调查当年油画系学生“资产阶级思想严重泛滥”的现状。文件在最后总结成因时 ,认为之所以“泛滥”,根本原因是,第一,“成名成家”思想严重;第二,“画女裸体”。我看到这份文件时颇为惊讶,因为文件说得很清楚,“资产阶级思想”来自于“裸体”,尤其是“女裸体”。
      当年广东美协的一份会议记录记下了其时的一些情形:当美协领导传达领导指示时,在场的老油画家徐坚白瞪着双眼,大声地问:是否以后就不许画裸体了?没有人敢回答这个问题。事实是,当年不仅不许画裸体,持有裸体照片更加严重,是一种犯法,尤其是女裸体,法律上就是犯了“ 流氓罪”,是可以到“罪大恶极”的程度的。
此种严厉风气一直延伸到上世纪70年代末,情形开始有所改变。主要是美术学院恢复人体教学,裸体作品开始暗中流传。
      1988年12月,中国美术馆举办第一次油画人体展,展出中央美院油画系师生课堂的人体作业,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参观者人山人海,中国美术馆外面少有地排起了长队,让举办者兴奋异常。兴奋的还有出版社,人体画册一版再版,利润丰厚。广西漓江出版社就是凭借这一次展览的画册而获得最初的发展基础。展览最大的新闻是,美院的女模特突然发现自己“公开裸露”在众人面前,因为画得像而被指认,继而被指手画脚,于是愤而上诉,要保护“私人裸露权”。事情最后不了了之,反而欣
      赏人体的风气开始在社会上蔓延。到上世纪90年代,出版社以出版人体摄影图册获利一时成为风气,先是翻印出版,接着让摄影师雇模特拍摄,以求精美。后来有关主管部门不断予以禁止甚至惩罚。上世纪90年代初,广东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了一本翻印的裸体画册《裸神》,一出来马上就给禁了,原因是,该书为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出现有男女裸体搂抱在一起的图片出版物,因而是一起“严重的事件”。其实,所谓“男女裸体”的图片,是摄影家模仿法国大雕塑家罗丹著名作品《吻》而摆拍的作品,本身一点也不淫邪下流,今天看来,甚至还太过唯美了。
      进入新世纪以后,社会更加开放,裸体终于不再成为中国社会的问题。这当中不仅有勇敢的女性为展露自己优美的裸体而扭捏“献身”,更有大胆的行为艺术家,我在这里主要说的是女性艺术家,为了表达其另类思想而不惜裸露,让人惊讶。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世俗世界的表现,以女性裸体为亮点的各类广告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公众面前,其中包括推销洗浴剂的广告,在商场门口,在人山人海面前,公开让女性裸露洗浴,引来围观。今天,大概因为裸体与艺术挂钩已经天经地义,无人会质疑,所以有不少摄影团体以“审美”为号召,雇用一两个年轻女模特,让她们在风景区大秀美姿,围绕着她们的自然是一大群业余摄影爱好者,“啪啦咔嚓”地拍个不停,构成当代中国社会一道无法定义的奇特景观,让旁观者目瞪口呆,难以言说。
      裸体风气还蔓延到了大型车展上,人们络绎不绝前往车展参观,其中一个重要的亮点就是评说汽车美女。已经有美女在这样的场合通过大胆裸露而获得名声,成为抢眼的明星。结果是,每一届的车展美女都比上一届更加裸露。比如,今年的北京车展上的美女就差不多是全裸了。有人呼吁,能否让车展上的美女不要那么裸露,以免喧宾夺主?
这件事说明,今天的人们在兴高采烈地欣赏美丽的裸体的时候,早就忘记了同样的事情,在过去的年代居然会有人因此而被撤职,被公开批判。
      如此光景,无语!
 

 

[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仅属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电话:020-81990660 版权所有:中华美术出版社 中国美术视界网